王良享 人民币明年料跌2%至3%
时间:2020-07-24 出处:E慢生活
如无意外,本周四零晨美国联储局应该会宣布加息四份一厘,联邦基金利率目标会上调至0.25%至0.5%的区间。联储局大概会在会后声明中说明并非以后每次会议都会加息,仍以「数据为本」,以避免9年来第一次加息带给市场过大的震荡。大部分外币再被抛售话虽如此,美国加息前两个月,仍不乏避险及加息的惯性需求,大部分
王良享 人民币明年料跌2%至3%

如无意外,本周四零晨美国联储局应该会宣布加息四份一厘,联邦基金利率目标会上调至0.25%至0.5%的区间。联储局大概会在会后声明中说明并非以后每次会议都会加息,仍以「数据为本」,以避免9年来第一次加息带给市场过大的震荡。

大部分外币再被抛售

话虽如此,美国加息前两个月,仍不乏避险及加息的惯性需求,大部分外币再被抛售,与10月中比较,兑美元,俄罗斯卢布跌12%,南非兰特跌11%至历史新低,欧罗跌5.5%,南韩韩圜跌5%,英镑与印度卢布跌3%,台币跌2.2%;连撑着过了IMF特别提款权(SDR)「准入」的人民币也跌了2.4%。

上周五晚,人民银行于其网站宣布将会计算并公布基于一篮子货币经贸易加权后的人民币滙率指数,接着中国外滙交易中心(CFETS)随即公布将定期公布其人民币滙率指数,该篮子将由13种货币组成,比重最大的4种货币分别为美元(26.4%)、欧罗(21.39%)、日圆(14.68%)和港元(6.55%),CFETS并指出今年11月底人民币滙率指数为102.93,并称较2014年底升值2.93%。

人民币可能扭转颓势

人行此举引来颇多猜测,对人民币最淡者认为人行是为了美国将要加息,其他非美货币滙价「势将」大幅下跌铺路,让人民币滙价随非美货币再度下跌,同时明确地通知环球各央行,中国并无蓄意打贬人民币滙价。较为中立者认为人行是为了贯切2005年滙改时周小川所提出人民币滙价形成机制是会按照一篮子货币的滙价作参考,现在不过是切实执行。对人民币最乐观者则认为人行此举可避免一次性调低人民币滙价,而让人民币滙价适应环球外滙市场的脉膊,若美滙于美国加息后不升反跌,人民币可能扭转颓势。

美国此次加息前18个月,美元已开始走强,今年年初,美滙(贸易加权)指数USTW$已经超越2008年金融海啸后引起「信贷紧缩」时高位,美滙现水平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前相若,当年美滙贸易加权指数在升穿95以后再攀升19%至112.4。

不过,新兴市场之中,今天差不多全部亚洲货币都并非固定滙率,没有央行支持的迷信,相反欧、日的量宽承诺与新兴市场的沉寂,令专业炒家不停沽空欧罗、日圆及亚洲货币,因此美国加息后,美元滙价有可能进入「听传闻买入,证实后沽出」(Buy on rumor, sell on fact) 的阶段,炒家补回外币短仓,令美元下跌。实际上,欧罗与日圆权重较高的美滙指数(DXY)上周已经从12月初高位的100.5回落至97.5,幅度达3%。但由于人民币于过去两周「追跌」,广义的贸易加权美滙指数只回落1.4%至93.52。

2005年7月滙改后,人民币兑美元走强,但只是随一般非美货币走强,至2008年金融海啸前,兑美元,人民币升幅为21%,但同期欧罗的升幅为30.6%。金融海啸,欧罗于1.60见顶,日圆接力,从2005年7月至2011年8月,兑美元,日圆升47%,人民币同期升28%。在第一次滙改后的6年内,人民币贸易加权指数实际只升了15%,大部分反映美元弱势。但自从美国国债信贷评级于2011年8月被标準普尔下调评级后,美元不跌反升,正式终结了长达10年的美元下跌期后,人民币似乎紧盯住美元不放,从2011年8月至今,贸易加权美滙指数涨36%,人民币兑美元却因为离岸人民币的出现而先扬后跌,今天美元兑人民币滙率6.45的水平与当时相若。

笔者认为,人民币滙改后4年,中国实际上已沿用一篮子货币「管理」滙率,由于市场当时判断人民币滙价被大幅低估,因此不排除人行有作间歇性市场干预,令人民币不会升得太快,因此从2005年7月至2008年7月,中国外滙储备上升1.1万亿美元至1.8万亿美元。从2008年金融海啸触发美国量宽至2014年中,中国外滙储备再上升2.2万亿美元至高峰的4万亿美元,原因是环球资金寻找安全、高息货币而产生对人民币强大需求,触发人行干预沽人民币,从而累积更多外储。换言之,若人行于过去10年间没有适时干预滙市,则人民币兑美元滙价可能早已在五算。

外储远高于安全水平

出口增长减速,内生性资本外流及美国退市的局部还原令人民币滙价受压,但经常账盈余与外国资金内流的滞后反应稳定滙价,虽然外储下降,仍远高于安全水平,人民币明年跌幅应该保持在2%至3%之间。



上一篇: 下一篇: